陳仕佳專欄:從匹茲堡大學想挖陳信安談起

0
2877

台中樸園陳信安(右)切入單打金酒周資華(左)

儘管CBA中華職籃年代距今已經15年,可是我仍清楚記得當年匹茲堡大學教練Ben Holland在半夜吵醒我的電話。

Holland客氣的自我介紹後,表明其來電用意,我聽了他的話後心中無比興奮,他說他的好朋友JT Prada(中華職籃CBA宏福職籃教練)向他提及台灣有個籃球天才叫「Sean陳」的球員值得他徵召,他希望可以多了解這個球員。

天啊!我知道美國大學教練找球員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那種上山下海的橋段和過程,看過「Blue Chips」這部電影的人都能明白。想到這樣的電話也打到台灣來了,「信安要去打NCAA,這可能嗎?」他能繼張嗣漢之後,成為台灣旅美深造的NCAA大學第一級籃球英雄嗎?(Tony Wang沒有真正上場,凌守一是旅美二代台裔,這些都不算)

可是想起NCAA各項學業要求及入學規定,信安的語言能力可以過得了這個門檻嗎?我猛然想起昔日的大陸馬健,為了到美國打球,放下在大陸一切榮華富貴,自認憑其奧運國手光環和6呎7吋,運動力出眾天賦,必可在美國一帆風順。

因為馬健的成績不完整,毀了他上UCLA夢想,不過上天還沒絕了他的美國夢和NCAA之路,他到了Utah Valley社區學院暫時窩著,解決他課業和財務上的一些困境(這類的Junior College是有獎學金的) ,最後再轉學到Utah大學去念書,完成兩年的NCAA資歷。

馬健在大三時有著單場9分、4籃板績效,原本以為自己大四就可以坐上Utah大學一哥地位,加上Shawn Bradley提早離開進入NBA,只要自己在WBC打出名堂,成為NBA選秀球員的夢想就不遠了。

可能也是過度積極想要飆高自己的攻防數據,馬健的投籃選擇很差,加上教練眼中年輕的Keith Van Horn和Brandon Jessie才是信得過的雙箭頭,在多次和教練Majerous溝通破裂後,馬健被徹底冰在板凳上。

雖然大四畢業後,他得到NBA洛杉磯快艇邀請,進入季前訓練營爭取NBA席位,可是最終還是輸給了一個6呎9吋的白人球員,這個打擊嚴重毀了他在美國打球的動力和意願。

馬健自負他是大陸12億人口中脫穎而出的萬年國手,怎麼老美就是不懂得欣賞,我印象中他真的練得很壯,射程更遠過菜鳥球季的林書豪,不管是市場考量還是籃球天賦,快艇無論如何也要留下馬健,那有簽下什麼白人球員「Vander Patten」的道理?(他的名字怎麼拼,我都忘了!)

連大陸奧運國手的美國夢都走得這麼辛苦,名氣更小的陳信安真的走得成嗎?

我第一次聽到陳信安這個名字,是在緯來體育新聞的高中籃球精華剪輯,在highlight中他從底線切入爆扣,當時洋將Binky也同我目睹這一球,他不禁脫口而出「Damn!This is major league hop」當然了,就在這一扣的幾個月後,聽說信安在北京也在馬健頭上扣了一球。一年半後,他更在姚明頭上扣了「永垂不朽」的絕世好球。

很不幸的,信安從沒有機會打NCAA,他的條件遠比好幾個在美國打球的「阿本仔」,像田臥勇太、北鄉謙二郎、松井啟十郎等人要好太多了,如果他能在一所好的大學得到薰陶,有了地方媒體加持,不知道他是否能比林書豪更早進入NBA?

有太多的「不知道」、「太可惜」,也只留下無限憧憬和遺憾,信安日後縱使有機會到NBDL,再到國王測試,他的大學生涯最黃金的成長歲月都錯過了。他的籃球智慧開發太晚,一切太遲。

平心而論,我們要多久以後才會再遇上像陳信安這樣的天才!

所幸我們的孩子赴美求學,挑戰高中、大學籃球的鬥志和人數都在成長,吳岱豪的例子雖然不盡完美,可是畢竟他走過了,張宗憲的經歷和表現算是相當振奮人心,能夠連續兩季成為NCAA第二級明星球員是不簡單的成就。

現在的胡瓏貿極有機會可以創造另一個典範,也許因為我長期在美國生活,可能會偏袒美國的一些制度和作風,我會毫不客氣的指出,台灣大學籃球制度不夠完善,訓練也不嚴謹,即使是傳統體育學院或是有體育科系的大學,其訓練強度和紮實基礎也不及NAIA,以及NCAA第二、第三級學校。

我們的比賽數量少,對手強度落差很大,練球的時間長,不同的隊伍練來練去,蠟燭兩頭燒,如果沒有變得更強大,豈不浪費時間和心力,學不好卡位、運用身體對抗、終結比賽、理解比賽節奏等基本功的球員,怎麼配得上好的大學球員呢?

當羅興樑告訴我,還有人連Pivot轉軸的腳步都不會,這令我十分驚訝,我們的高中、大學球隊裡有多少曾具備社會甲組和國手資歷的教練,為什麼我們的球員會學不到紮實的基本工夫?你們知道那些基本功有多重要嗎。

歷年來我們有多少甲組球隊跟美國洛杉磯小馬隊交手輸球,那些平均僅180公分左右的華裔球員,靠的就是紮實的基本動作和正確的籃球觀念。

對我個人來說,美國籃球之所以傲人,就是有一群運動能力極高的人,把這些基本動作和基礎發揮出來,我們若赴美取經,想要的是什麼?因為身高和速度是學不來的,重要的是讓每個球員在自己有限的體能和資質上,將基本動作發揮到極致,這樣球賽才會好看,球員也會充滿鬥志。

美國高中和大學籃球就具有如此特質,NBA縱使有最高的球員水平,秀味也濃厚許多,但站在培養球員的立場,我絕對支持讓孩子高中和大學階段就前往美國求學,因為球員在經歷的累積、體格的訓練,甚至運動傷害防護,全都會比留在台灣學到更多、得到更多。

我們目前的教育制度,讓我們對自己的大學教育更沒信心,什麼錄取率太高,到處都是學校,上大學後就完全脫離高中壓抑的枷鎖,猛玩四年,如果某人是籃球技術優異的體保生,極可能念體育系或運動競技系。

換句話說,就是四年大學生涯後等著「失業或競爭力力難以錄取教師資格」的遭遇。

就算最後很幸運成了正式體育老師,也是在學校體系被視為「二等公民」,因為台灣根本就不重視體育教育。在國外念大學、打球,除了科系選擇有更多元化自由,單是語言的學習,就是一項被大眾看重的優勢。

在美國打大學籃球如果球技夠好,成績也符合標準,就有獲得全額獎學金資格,這不單單是球技上的投資,也是人生生涯規畫的選擇,能有機會讓孩子自我獨立為前途打拚,同樣走的是籃球路,我自然是鼓勵台灣球員往國外發展。

有關我們高中籃球的制度問題,我會在下個議題持續深討,儘管我很渴望我們的孩子提早一點到美國適應語言,增加打大學籃球機會和實力,不過這樣的安排和選擇,仍要注意幾個細節。

一、孩子在「轉大人」的過程中,需要成人、家長的關心和鼓舞,並適度給予指導和包容接納,如果一個青少年隻身在外當小留學生,不論是住宿或寄住在親友家中,沒有父母親在一旁陪伴,加上語言、課業壓力,心理上會面對許多問題需要調適。

二、美國青少年在16歲以後,視州政府法規,很可能可以開車,在加上文化的開放和誘惑相當多,例如:參加派對時從事喝酒、吸大麻、性交等活動,青少年在同儕壓力下如何懂得進退,堅守底線,做出合宜、合理的抉擇和判斷,那是很大的挑戰。更何況,你的球技一旦好到一個程度,誘惑的力量也會愈大,青少年如何自己把持分寸和分際,也是考驗。

我很高興我們又有四個孩子可以相互做伴在美國Lee Academy求學及磨練球技,尤其是東方譯慷又是我的好朋友東方介德的兒子,目前他們有如交換學生一般先停留一年,未來是否留得更久,個人適應力和家庭財力都有影響。

我的好友吳明和田本玉的子弟兵邱金龍,兩年前就只有得到赴美「沾醬油」似的歷練,不禁為他感到惋惜。

這幾個孩子的資質,只要持續進步,他們當中日後必有亞青國手、SBL超籃層級以上的成就,希望他們都可以像海綿般的吸收學習,為遠大的夢想展翅高飛。

下次再聊我最關切、激動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