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體育館的HBL

0
6112

來義室外球場

HBL高中籃球成為台灣體壇最火的「學生運動品牌」,HBL的地位一如日本甲子園高校棒球,擁有激情、傳統、文化,裡頭流著高校熱血和高中學子對籃球的夢想。

繁華的HBL,其實並不全然都是如此亮麗光鮮,眾星拱月。被媒體無限吹捧的HBL,也不見得都是這麼風光無限,讓人癡迷。

「黑潮」屏東來義高中沒有室內籃球場,他們都在室外水泥地球場訓練,暑假遇上颱風季節,一連下了三個禮拜的雨,來義高中只能練體能,無法進行球場訓練。來義教練江炫昌多麼希望學校可以有一座風雨球場,解決他們練球的困境。

風雨球場的夢想,江炫昌想了很多年,他還在祈禱。

今年打進HBL 16強預賽的木柵高工,同樣沒有室內籃球場,他們練室外水泥地球場起家。一所台北市的公立高中,竟然沒有一座室內體育館和籃球場可以使用,這樣的硬體和學校規格,確實讓很多人感到意外。

木柵高工教練林信華說,「別的HBL一線學校在練球時,我的球員在上課,下雨天人家一樣在訓練,但我們在忙著找場地,比賽要到了,別的學校在集訓,我的球員必須趕著補課、修學分,因為學分修不到,就可能畢不了業。」

木柵高工執行教練甘志安,領著一個月一萬塊車馬費,帶領木柵高工第一次挑戰男甲級就闖進16強,助理教練高正侃是完全義工,有比賽就來幫忙,情義相挺,他們都是衝著林信華的交情和對籃球的熱血。

過去幾年林信華在HBL乙級為木柵高工打下紮實底子,今年三個教練湊在一起圓夢。林信華頗為感慨的說,「我的球員有功課上的問題,還有許多很難克服的困境,我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我們第一次報HBL男甲級,但也是最後一次,球員都想要挑戰,但我們真的有太多困境需要去解決。」

你可能不相信,木柵高工的球衣是球員自己花錢做的,教練的車馬費是球員繳交隊費請來幫忙的,連教練林信華自己都要繳交隊費,沒有例外,一起為這支HBL16強球隊付出心血。

林信華說,「我自己是籃球員出身,我對籃球就是有一股不想放棄的堅持和夢想,看著我的球員成功踏上HBL舞台,拚進預賽16強,成為全國最好的16支球隊之一,孩子夢想成真,我為他們的努力感到驕傲。但我們真的還有許多比球場上強大對手更嚴酷的挑戰要克服,包括課業、行政、經費、人手,可能沒有人像我們這樣一路走了過來,站上16強舞台。」

水泥地練出來的16強球隊木柵高工,在風雨中操出來的「黑潮」來義高中, HBL高中籃球光鮮亮麗,名氣逼人的背後,這些球員面臨的課業困境,基層教練面對的重重困難和經費挑戰,還有台灣體育環境和學校硬體嚴重不足的先天缺憾,都是一般人看不到的「政策盲點」。

沒有體育館的HBL熱血高校,只是HBL熱鬧非凡之餘,被大家遺忘和忽略的冰山一角,我們的教育、政策、體育文化、學校體制,在HBL成為台灣體壇第一學生運動品牌同時,真正該受到重視和改變的環結,才是教育部、體育署必須去面對的現實。

HBL不能只是熱鬧、搶戲,太多學校的教育、學習、行政支援配合,以及學校硬體、經費規畫、政策配套,都需要馬上解決,這才是台灣體育和教育更迫切的課題。

圖/取材自江炫昌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