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過往英雄之雜談

0
3553

合照

每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總少不了一段該年逝世往生的演藝人員的追思與回顧,製作單位往往會安排美聲如天籟的歌者,配上感人懷舊的剪接影片,讓年長或年輕的一輩都能緬懷回顧逝者對演藝圈的貢獻及偉大的成就。

「運動畫刊」也不例外地在年末列出今年離世的體壇風雲人物(2015年),期刊中提及的英雄首推棒球名人巨星Erine Banks及Yogi Berra,此外名單上還有許多熟悉的籃壇人士。

由於對籃球的熱愛,看到眾多籃壇人士及球星過世,除了感到不捨之外,也同時聯想到一些議題,在此藉機抒發分享給讀者。筆者將用自己的角度,加上搜尋的資料,分類地介紹這類體壇名人,並在介紹這些名人後,引進討論的議題,期盼大家不吝指正。

「教父級」教練前輩

籃球界於去年痛失了數位「大師級」的導師(truly-master minded),除了大家熟悉的狄恩史密斯老師和UNLV的大鯊魚教頭,還包括了最年長辭世的Guy Lewis及狼王Garnett的恩師Flip Saunders。

近十年前我們有多位教練到北卡大學研習,相信身處於Dean Dome日日體驗大師的遺風,想像喬丹、麥卡度、Perkins、PhilFord、Kenny Smith等選手當時的英姿,肯定是不凡的感受與經歷。

Smith教練不僅以T-game及大四角戰術名留千古,他的身教和精神更為眾人和其子弟兵津津樂道。聽說每一位受教於Smith老師的球員,在老師謝世後都收到一份小小的遺產(200元美金)。記得於CBA年代,李斯曾經跟我提及老師始終關心他們每一位旅外討生活的孩子,並與大家保持親密的聯繫;當時聽來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如今回想起來老師對學子的關心真令人感動莫名。

我們有多位HBL的老師、教練也正為學子們傾心賣命地教導,看到有球員反應到三民家商「小娟」謝玉娟教練對他們的投入和影響,這般例子正是見證教育和其影響力的最佳典範。

在此順道談談Lewis教練和另一位較少人知曉之Guthridge教練的功績。

Bill Guthridge在學生時代為三角戰術的創始者Tex Winter效命,並和史密斯教練共事20多年,甘心做副手任勞任怨,這樣的忠誠度令人讚嘆。在史密斯教練退休後,北卡大拔擢他擔任總教練,許多人感到不解,一來他年事已高,二來他籍籍無名,如何鎮得住北卡徵召來的閃耀球星?如何扛起北卡的金字招牌?

儘管他的壓力沉重,短短三年的總教練生涯,竟有兩年打進Final Four,然後毫不眷戀的退休,真是淡泊、清高!Lewis教練在休士頓大學任教30多年,兩次Final Four的功績,塑造成就了日後NBA明星「大E」Hayes先生,非洲天王Hakeem及滑翔機崔斯勒大俠;尤其是將完全不懂打球的「櫻木花道」Hakeem成為NCAA第一中鋒的傳奇,更令人嘖嘖稱奇!

「黑白、戰國時代」球星

 我用這個標題來描敘下列幾位球星,主因是他們成長及成名於種族隔離黑白膚色壁壘分明的年代,他們當中最年輕的一員還經歷過ABA、NBA分庭抗禮的過程。89歲的Marques Haynes是第一位入選名人堂的「哈林隊」成員,有46年的職業生涯,在還沒有限定秒數務必投籃出手的年代,他在大學時期曾一個人擺脫5人包夾,獨自運球2分半鐘,拖延秒數使球隊獲勝,其運球的能力瞠乎其後!

記得小時候看曲爺翻譯的「NBA35年一書」,好像記載大手古柏是第一位NBA黑人球員,(據說他的手大到可以握住2/3個籃球,會不會太誇張了?),但後來歷史又修正,享年86歲的Earl Floyd比古柏早了三天進入NBA,他在NBA打了9年並贏過一枚冠軍戒指,於1971年任教活塞隊成為第四位黑人教練。

今日的NBA被尊為世界最高水準的籃球殿堂,但在50年代並非如此,擁有絕佳運動員的哈林隊才真是天下第一。哈林隊之強,誇張到連白人球星都捨NBA來加入他們;82歲歿的Bevo Francis和80歲歿的「Hot Rod」Hundley就是明證。

Francis據聞1953曾於一場比賽獨得116分,但此紀錄不被NCAA承認,然後隔年又創了單場勇奪113分的數據。Hundley則是1957年NBA選秀的狀元,不過他先進入了哈林隊,日後成為湖人隊的一員,當選明星隊兩次。

哈林隊好像跟NBA真槍實彈打過幾次,如果不是偉大的湖人巨星麥肯坐鎮和Dolph Schayes(87歲歿)的神射壓陣,NBA根本連對抗的本事也沒有。Schayes在NBA打了15年,成為第一位總得分達一萬五千分的的名人堂巨星,他的兒子Dan也打過金塊隊多年,不過成就不及乃父遠矣。

當60年代NBA真正成為天下第一聯盟後,ABA又跑出跟它爭龍頭寶座,ABA的歷史我就不多談了,主要描敘的是71歲歿的ABA生平第一籃板手,曾獲兩屆MVP的Mel Daniels,此凡替溜馬隊拿過三屆冠軍,而且還聽說以寫詩見長!

「中生代」球星

這一段所要介紹的球員,對於我們台灣愛好NBA的中年球迷(四、五、六年級),可能比較熟悉一些。這些球員年紀最大的還不及70多歲,多數人於4.50歲左右就離世,令人十分感慨,總感到他們似乎走了過早了些。我依照年齡逐一簡單的介紹他們:

在1985年之前,狀元籤的去向都靠擲銅板來決定,兩隊戰績最差的球隊互搏,猜中取得上上籤是前世修來的福,輸的人只怨積德不夠,免不了痛罵祖宗八代……。

1969年密爾瓦基搶走了天鈎賈巴,鳳凰城就只能淚收Neal Walk,這位出名的榜眼是唯一被佛羅里達大學將其球衣號碼退休的球員,9年來在NBA留下平均12.6分的成績。他於1987年因脊椎長瘤動手術,日後只能靠輪椅代步;1990年布希總統頒發最佳輪椅運動員獎給他。因為他的NBA生涯不算太長,光芒又被賈巴完全掩蓋,稱得上是悲劇英雄。

不過84年的榜眼肯德基大學的Bowie夾在Hokeem和球神喬丹之間,「悲情故事」的主角換了人上演。其實Bowie和Walk都是技巧相當優異的長人,無奈他們的身體和雙腳都未能如願的健康,總令人感到惋惜,被人處處用NBA最偉大的球員來和他們評比,似乎是有欠公允,也真是生不逢辰!

62歲過世的Dave Meyers是神人伍登教練退休前最得意的門生,筆者這位UCLA的學長,也是NBA的選秀榜眼,另人不解的是他在NBA只待了四年,而且戰力仍處於巔峰之際就急流勇退,喜於當個小學老師。他的姊姊Ann Meyers更是第一位培訓、測試NBA球隊的女選手(差一點點就成了溜馬隊的一員)。

真希望有時光機能讓他們與Reggie和Cheryl Miller同場較勁,看看誰才是真正最強的姊弟檔!筆者在剛步入教練工作不久,到訪過Sonora High School,這所位於南加州橙縣的高中將其體育館改名為Dave Meyer’s House,當時我去看我日後的小學弟Chris St.Clair比賽(前CSU Fullerton後衛),依稀記得大家對Meyers的崇敬和懷念。

儘管Chris日後打破了Dave生涯得分紀錄,體育館是不會再改名子了,哈哈哈!(Well,小學弟在Fullerton的表現還差強人意,只是永遠成不了NBA球員)接下來要提到兩位時代的先驅歷史的創造者,Malone和Dawkins,這兩位可能是中生代過世球員中最著名的二人,筆者在教「運動社會學」時常探討的問題,諸如「NBA之19歲條款合不合理?」、「課業和運動表現兼顧的必要性」、「大學文憑值多少?」同學們往往例舉Kobe、詹皇及Garnett等明星為自己的觀點來辯護,這兩位未念大學的前輩已漸漸被年輕人所遺忘(當然更少人記得官方第一位高中生NBA選手Willoughby)。

馬龍名列50大明星其功績自然令人難忘;Dawkins灌碎兩片籃板,永垂不朽的綽號「雷霆巧克力」及量產的打油詩,讓人都忘了他是球員還是演員。這兩位前輩的球員生涯十分多采多姿,讀者不妨多用網路的資料,回顧NBA80年代的戰史,順道聽聽馬龍經典的「台灣美語」「直落四」(Fo)!

53歲歿的John Hot Rod Williams80年代後期的名將,他是使克里「腐爛」漸漸回神的中興大將,不過最突出的一點是騎士為了挽留他,竟不惜與他簽下巨約,使其成為聯盟第一高薪選手,莫說喬丹吃味,天下人更是口誅筆伐痛罵騎士的瘋狂行徑。

52歲歿的Jerome Kersey和隊友Porter都是來自NCAA二、三級的小學校,當然不是看不起二、三級大學的實力,只是選手要從小地方脫穎而出成為NBA球員真是越來越不可能了,同時期的巨星Pippen和Oakley等人也都是來自「非NCAA一級」的學校,實是追逐「美國夢」的最佳典範!Kersey與Drexler、Porter和Duckworth等人稱起西霸天一段時日,不過遇上公牛全勝時代,也算是衰了!

50歲過世的Roy Tarpley留給人無限的惋惜,只能說除了惋惜仍是惋惜!多少專家和教練都認定Tarpley如果能好好的留在場上奮鬥,絕對是「50大球星」的料。令人百思不解的是,為何一位才氣縱橫的天之驕子,竟然吸毒吸到被聯盟三振出局。大家都戲稱在美國運動員高高在上,殺人放火都可以被搞到無罪釋放,這位仁兄把自己玩死了,要怪誰呢?

他在歐洲討生活的時候,UCLA的球員有機會在暑假到歐洲鍛鍊,和Tarpley的職業隊打友誼賽,這位仁兄姍姍來遲,滿身酒氣,連熱身都不用就用醉拳把我們多位自視甚高的「准NBA」選手打傻了。真希望從今以後我們不會再聽到有類似的天才自甘墮落的新聞了!

在歐洲、南美到處打工,最後落腳尼克的Anthony Mason才48歲就過世了,未免走得太早了,壯碩的Mason在NBA打滾13年頭,是令人頭痛的苦工型殺手,而且常出人意外的做出妙傳,深得Pat Riley的讚賞。

三個台灣籃球議題

很抱歉用了很長的篇幅介紹離世的球員,現在來談談引申的議題:

我國自己的中華籃協,過去的職籃及現今的SBL聯賽,歷年來有著難以數計的英雄故事;隨著網路科技的發達,我們各級單位多需要力聘人才,有系統地建立起資料庫,讓更多的人可以查詢史料、緬懷歷史、褒獎紀錄的突破……。

這些東西,我們不是沒有,只是似乎做得不夠完全、積極!SI雜誌的回顧有點像寫訃文般地歌功頌德,這不太像我們的文化。不過各項紀錄的建立,就是希望有人來突破,連個好的建檔、資料系統都沒辦法好,不是連Fantasy Sports都玩不下去了?體育講評也收集不到東西好聊,言之無物時豈不無趣?

從所談及的懷舊名單當中,有許多人物並非在數據帳面上有大紅大紫的表現,許多人被懷念,因為他們做了許多值得探討的事情,有的人是打破種族藩籬,抗爭社會不公不義的代表,或是勇於挑戰傳統,帶領新潮流的角色,也有些人是悲情英雄,給人無限的追思和想像空間。

這麼多的故事和題材,有賴於我們的媒體工作人員去發掘、啟發;運動員們更可以藉由自己的知名度和參與,為有意義的使命發聲,創造、改變歷史。

我們在追求、建立籃球的歷史當中,不是僅拘泥在數字和運動表現當中,更讓我們從運動員的成長過程中,看見動人的故事、生命的火花。很謝謝很多人在Insidesports.tw當中分享HBL學子們的故事,哪天我們會更珍惜台灣版的「Glory Road」,或是籃球圈的「Kano」。

最後一項要談的議題是奉勸退休後的運動員們要好好保重身體。很難想像這些體能優異無比的選手們,怎麼活不到6.70歲就這麼走了,現今的醫藥發達,這些當年日進斗金的明星們找不到好醫生們來延壽嗎?

NBA選手們退休後身材走樣的人大有人在,看看Jordan、Barkley、俠客等人的模樣,很難把他們和「飛人」兩字聯想在一起。是飲食無度、生活不規律導致身體不健康,或是其他的內在因素造成他們早逝?「流汗運動、身體自然健康!」這句話內涵的哲理可不單純,希望我們昔日的英雄好手們,不論場內場外都是健健康康,做眾多莘莘學子的模範。

林林總總地寫了一大堆,連我自己都不知所云了,希望讀者們還看得懂,Make S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