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變富邦,總冠軍球隊悲歡喜樂

0
16344

中華職棒義大奪冠,富邦勇士將接手義大。

有人罵義大很蠢,因為他們當初不玩的理由是「球隊戰績不如預期」,現在卻要在逆轉奪冠後脫手。

義大沒有很蠢,那些批判義大賣掉冠軍球隊的言論和媒體才是蠢。義大就只是不想玩,除了可能企業、老闆對棒球興趣不大,同時欠缺經營人才、文化,另一方面是經營職業球隊的「負擔」,還有台灣體育和職業運動產業始終看不見的「未來」和「願景」感到無助。

經營一支職業或業餘球隊的「負擔」,外界難以想像,這是任何事前評估、報告都碰不到痛處和焦點。業餘球隊純燒錢,那肯定是負擔,職業球隊做愈大燒愈多,收支未必就會成正比,加上職業球隊的組成是球星,並不是一般上班族,一旦遇上營運困難、經濟危機或董事會有不同意見,那種沈重負擔、無奈和包袱,不是說結束營業,店門一關就可以簡單了結。

玩是負擔,不玩也是負擔,陪著玩是負擔,拖著玩是負擔,進去玩還是負擔,脫手是負擔,玩大更是負擔,這才是我說「台灣運動產業悲哀論」的痛苦。

對義大和中職來說,他們此刻完全走出悲情,奪冠後富邦接手,富邦有野心、有規格、有百年經營職業運動的計畫和熱情,富邦少東蔡承儒的野心和對職業運動的布局,是所僅見。

從悲情到喜樂,義大解除負擔,奪冠出手這是解脫。從悲哀無助到富邦投入,義大職隊員終於可以安心打球,享受比賽。

我提出「台灣運動產業的悲哀」觀點是充滿正面能量的,這也是我報導、做為媒體一慣堅持的報導評論原則。

富邦接手,從籃球到棒球,富邦的做法、投資、規格、願景一向走在協會、組織、聯盟運作之前,走在產業之前,SBL超籃是這樣,中職也會是這樣。

富邦球團運作、經營、規格都很美式,他們會深入社區、學校、地方深耕,他們重視球員資產和球隊紀律文化,他更在乎企業形象與競爭力,不管是專業、公益、關懷還是創造力,富邦勇士對籃球和對中職的投入,都是一樣細膩用心。

一名富邦官員告訴我,「有時候我都不知道我們這麼做要幹嘛,當這個環境、聯盟、產業都停在那裡觀望,我們已經提前走了很多很多路了……,但這就是我們企業要強調的正面能力和正向力量,我們必須努力去做得更好」。

富邦將成為中職火車頭之一,成為台灣運動產業和職業運動的帶動者,蔡承儒為台灣體育文化注入活水,帶來生機。

怎麼創造一個讓企業想玩的環境和運動產業文化,這是台灣體育必須要面對的問題,中職27年,大多數球團企業都只想著「自己玩」,沒有「做大聯盟和產業,建立職業運動文化」的共識和遠見,球隊贏球比聯盟發展更重要,自己玩比建立產業文化更要緊,這是中職球團企業不斷縮手,不停退出,選擇放棄的痛苦。

看中職,不能只是在賣掉總冠軍球隊上做文章,那不會是焦點,看台灣運動產業發展和未來,更不能以中職做為指標,那會讓人非常失望。

當經營職業球隊,不論盈虧,不管輸贏,不分總冠軍還是墊底,當球隊成為企業「負擔」,而不是「快樂」,當運動成為「成本」,不是「力量」時,那種痛苦和悲哀,誰懂!

富邦來了,帶來希望,但台灣運動產業的悲哀還是沒有下限。

圖/記者賴郁泰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