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曼菲斯先生Tony Allen

0
6343

譯者:董宜璇(dontz1230@gmail.com)

我知道你們都會想念我在機場的時候。

我是Tony Allen。我搭飛機前往曼菲斯,而我所有的朋友也都是喔!

老兄,這感覺棒呆了。 我從來沒有當過真正的代言人,所以當曼菲斯機場找上灰熊隊,並且指名要我擔任機場形象大使的時候,我是指,他們真的「指名」要我嗎?這就像是,你想想那個畫面:機場的負責人告訴他的助理「我們要把這件事情做好,這件事情應該要非常的『曼菲斯』,所以你得找Tony Allen!」你知道我當時的反應嗎?

老兄,我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而且這不僅僅是個廣告,你懂我在說什麼嗎?鎮這比較像是,對我來說,我以擔任這個城市的門面為榮。整個城市都掛滿了我的巨型海報。

你到處都能夠看到 Tony Allen 對著你笑,與你作伴,就像是指著你說:『嘿,你挑了一間不錯的機場。』而你走進這個機場的每一角,你都能夠獲得這種『Tony Allen體驗』。每個你走過的地方,我告訴你,當大家剛抵達曼菲斯的時候,大概有99趴的人,第一印象就是:『我現在剛下飛機…走過登機道…打開門…然後,蹦!』你就會看到-看到Tony Allen出現在你的正前方。

任何一支客場球隊一下飛機,大概就會看到我站在那,從頭到腳的打量他們。歡迎光臨這個稱作曼菲斯的城市,Tony Allen 掌控了整片領空。就像這樣,有了這些廣告,我已經烙印在他們腦海裡了!-在比賽開始前,就已經開始我世界級的防守了。

我覺得這就顯現了那種「堅韌不拔」的籃球風格,那種當對上灰熊隊時,他們會感受到的球風。而這不僅是種球風,更是一種生活模式。這是有些人不了解「堅韌不拔」的風格。這是我們整個城市的生活方式。曼菲斯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城市,你得捲起袖子開始幹活。你能理解嗎?這就像是當Lakers有那種炫目、明星級的打法,然後你再看看洛杉磯,就是這樣的城市,擁有著電影和一切種種的城市。而堅韌不拔,也同樣是一種存在於球隊和整個城市間的脈動。這非常的適合,而沒有人比我更適合不過了。

曼菲斯國際機場的活動對我來說,就是這兩個字「適合」,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如果你在聯盟待的夠久,你就能了解這裡存在著一個體系。即使這裡有各式各樣能夠讓球迷喜愛的球員,但只有真正的招牌球員,能夠獲得大筆的代言費,或是擔任球隊的招牌。但是曼菲斯呢?這個城市截然不同,非常獨一無二。這個城市並不會像讓我一樣的藍領階級,幹著髒活卻什麼也得不到。曼菲斯是很真誠的城市。當球迷迎接我的時候,並不是像說「啊~對啊,Tony,他是個不錯的球員,我們也滿喜歡他的。」我是指,他們真心接納我。他們買了印有我的插畫像的t恤。而且,老兄,我永遠都會不厭其煩的大聲說 - 他們甚至讓我擔任機場的形象代言人。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些,我會一輩子為此感謝曼菲斯:他們不只是讓我替他們打球而已,沒錯,他們願意讓我來代表這座城市。

這就是當我2010年夏天與曼菲斯灰熊簽約時,聯盟的人在談論的話題。 我告訴你一件事:他們根本就不是在稱讚。你肯定記得那個夏天,就是有 the Decision 還有所有大筆交易的夏天。當所有的重量級自由球員前往各個不同的城市:小皇帝到邁阿密;Bosh也到邁阿密;Amare去了紐約;Boozer去芝加哥。這些城市都準備好要打造一支超級球隊。然後輪到了曼菲斯,曼菲斯的大筆交易就是…Tony Allen。

沒有人滿意這筆交易,我是指,沒 有 任 何 一 個 人 。那個夏天如果他們有收看電視或是收音機,你會聽到他們重複講著同件事:「所有的球隊都在做重大的自由球員交易,但這時候的灰熊隊,他們居然只簽下Tony Allen?!」

不過這其實滿有趣的,當我身上背負著這些質疑來到灰熊隊時,我自己又是怎麼想的呢?我覺得我正是曼菲斯缺少的那塊拼圖。這就是我們口中的那種「波士頓賽爾提克奪冠的自信」。我從Paul Pierce、Kevin Garnett和其他隊友身上學到許多事情,但在那些事情之前,最重要的就是怎麼樣「表現的像個贏家」。這還不是「怎麼樣成為贏家」,而是要先學習「表現得像個贏家」,學習表現的好像你本來就是這樣的人。走進一個城市,上場,然後讓那個城市了解,讓他們感受到,甚至根本就不用說任何話。讓他們明白你前來的唯一目的,就是贏球。

我記得剛進來的時候,我和一名隊友的第一句話-我說:「我們今年要準備打出名堂囉!」然後他只是笑笑地搖搖頭,看著我就好像「老兄,你瘋了嗎?」他好像也不是不認同,只是他的意思比較像:「T.A. 你帶來的這種氛圍,這種高談闊論,我們實在是有點不習慣。」但這根本就不是高談闊論也不是吹噓,這比較像是一個信念。我知道我被簽來這裡的目的-而且我知道我相信我自己。

我們那年開季非常的慢熱,而所有質疑的人就會說:「老兄,我們早說過這支球隊不行了。」我記得我們在開季時,甚至接連輸了五場比賽,我記得我們那時是四勝九負。有些時候,甚至連我自己都懷疑…也許那些質疑者說的對?是這樣嗎?似乎沒有人是開心的,整座城市不開心,粉絲不開心,教練不開心,而你知道我也不開心。沒有表現的那麼出色,沒有我心目中期待的那些關鍵時刻,這時甚至我自己都有了這些疑問。

以前大家常常說曼菲斯是一支,當球員走到生涯盡頭時會來的球隊。像是Antoine Walker、Allen Iverson、Darius Miles這些球員。我無意冒犯這些球員,他們都是很傑出的球員,只是曼菲斯就像是一座,他們最後一份合約會來到的城市。合約結束,生涯也結束了。話題轉回來,我記得那時是四勝九敗,而且我們五連敗,而我在想,我現在該不會也像那些球員一樣吧?我會成為那些曾經在聯盟佔有一席之地,但後來到了曼菲斯就銷聲匿跡的球員?

我跟你說,當時根本連轉捩點都沒有,一個都沒有。我想在這類的文章當中,最好是要有一個比較重大的時刻,像是某個轉捩點讓整隊開始團結之類的。但當時,在這故事中,就連一個都沒有。這就像是,對啊,我們正在輸球。對啊,我們也很質疑。但有些人就只會把心思放在這些事情上面,而那些人只會想著:這仍舊是一樣的老灰熊,一樣的老曼菲斯。但你有真的觀察過嗎?從更深層的角度觀察那一年,甚至那糟糕的開季?其實你就能夠看出這是一支即將起飛的球隊。

我們有Marc Gasol,這個外國的小子-甚至根本稱不上是外國人!! 我記得當我第一次看到球員名單時,我腦海想到:我們有一個年輕的西班牙大個,不錯。但當我進城的時候…嗯,很好:看來他是比整支球隊的人加起來都還更曼菲斯的傢伙。這小子在曼菲斯長大…高中在曼菲斯打球…天啊,Marc甚至還在聽Future的歌。他就是個紮實的曼菲斯人。而不只是場下而已,我和Marc 一拍即合的原因就是,他痛恨輸球。直到認識Marc之前,我甚至不認為我會遇到任何一個比我還討厭輸球的人。這真的挺有趣的,因為一方面也許我和Marc大相逕庭,不過如果你瞇著眼來看(只看輪廓的話),喔,ok,我們就是一對受不了輸球的防守專家。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根本如出一轍。

然後就是Mike Conley,自從我進來的第一天起,他就像我的小兄弟般的一拍即合。他總是很樂意聽我說有關防守的事情,我真的對於他理解防守的程度感到非常驕傲:除了是地球上前五大控球後衛之外,他甚至還進入了最佳防守陣容。讓我和Mike最契合的就是,身為一名後場球員,我們各自在不同方面帶領著球隊。Mike 擁有絕佳的天賦,而他也學習著成為場上的一名主將。我覺得我也滿擅長以老將之姿,在場上讓小夥子各司其職,讓他們指引我在場上的位置-使他逐漸發展成我們需要的控球後衛。

就像是,假設有個年輕小夥子對一名老將說:「欸,我覺得你不要再投球了,開始尋求空切機會吧。」-也許這名老將不放在心上?那就代表這個小夥子還不成氣候。但我和Mike之間,從來不是這樣。我們之間總是互相尊重。喔對了,不過我從來不欣賞Mike在賽前聽的音樂就是了。他居然重複聽著Tevin Campbell的歌,我就跟他說:「欸~Mike,那個R&B音樂,賽前不適合聽啦。」不過!聽那些音樂卻還是讓他表現絕佳。

然後就是Zach Randolph(Z-Bo)。當我們談到Z-Bo,你絕對不會認識比他還要更和善的人。我是指,他就是,太好的一個人,Zach… 他就是那種「外面華氏30度(約零下-1度C),而他只穿一件夾克和毛帽。如果你穿的不夠暖,而反而會問你:『嘿老兄,外面很冷,需要借你我的夾克或是毛帽嗎?』」,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也許很多人為此相當驚訝,畢竟他在場上是如此兇悍。但Zach擁有世界上最寬大的心胸,我句句屬實。說真的,我甚至不把他當作是我的同事。Z-Bo啊,我們就是哥兒們。

最後,隊上還有我。我不是最佳球員,不是全明星球員。但是當我看看我們的球隊,我覺得我們球隊不是飆分型球隊,表現不會驚豔全場,或是快節奏的推進比賽。但我們就是比你們更強勢,比你們更強悍,而你最好知道我們隊上每一名球員都是全心防守。其實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發展出一個很強烈的特點,而我只是前來,定義這項特點而已。

之後,我們就開始…贏球了。

這真的很狂,從四勝九敗到五成勝率,然後從五成勝率開始,十場又十場的比賽過去,獲得了46勝,又從46勝晉級到季後賽。接著在季後賽與馬刺對戰。而這場系列賽的結果就是,我們震驚了全世界。這就是我們一直提到的:全心全意、堅韌不拔、全心全意、堅韌不拔、全心全意、堅韌不拔。

我發誓,這就像是在一個賽季,甚至是一個晚上,整個城市就突然改變了。「堅韌不拔」不只是一個口號,這就是我們。這就像是一個運動,一種心理狀態。堅韌不拔代表的是無論如何都要努力。這代表著你要對於你打哪兒來感到驕傲,然後充分的展現出來。也代表著你正在昭告天下:一旦你踏進我們的地盤,你最好別想著輕易的得分。

你最好準備48分鐘的全神貫注。而且你最好已經充分休息了。

這不是我的告別信。

我知道某方面看來,這算是短暫的告別。我也知道我現在已經不再是灰熊隊的一員了,而我也知道-這是自從離開波士頓後的第一次-以客隊的身分與灰熊隊比賽。我從不說謊的,現在一樣:以客隊造訪曼菲斯的感覺真的會很難熬。今晚踏進球場肯定很難受,穿著新的球衣,明白我再也無法穿回灰熊球衣了。

但老兄-這仍然不會是場告別。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還是會不時地回曼菲斯。不論是因為NBA賽季,或是在這城市的的某個角落工作,又或只是像個在曼菲斯閒晃的老頭,一邊吃著烤肉什麼的。也許有天你會點點某人的肩膀,然後說:「哇,這是Tony Allen耶」諸如此類的事情。不管怎樣,我毫無疑問地會再回曼菲斯的。誠如我所說的,我想要把這些事情寫下來,但這不代表告別。這也許應該稱作感謝吧。

感謝Chris Wallace(賽爾提克隊前GM、灰熊隊執行長),願意兩度讓我待在你的球隊。

感謝我的隊友,Marc、Mike、Z-Bo還有其他隊友。能跟你們一起打球並成為好友真的是我的榮幸,沒有比你們更令我想要在一起打球的隊友了。而現在,拋開籃球。我們是一輩子的兄弟,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感謝每一位灰熊隊的一員,讓整個隊伍團結、緊密。我現在指的是「每一個人」,從管理階層,到醫療團隊、維安小組、到體能團隊、到教練團…每一個人。整個灰熊團隊,謝謝你們。回到2010年,當我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說實話我真的不確定曼菲斯是否一座NBA城市。但現在我會告訴你,我非常的肯定。而這當然是因為你們。

謝謝所有的曼菲斯媒體,願意花時間來了解我,並公正的報導我的故事。然後特別感謝Chris Vernon (曼菲斯ESPN 電台前主持人)-願意相信我,宣揚我,直到所有人願意聽我的話。我知道大家都認為運動員不會想收聽媒體。但在曼菲斯卻不是這樣的。每個人都能在這項進程中發聲,每個人的聲音都同等的重要。

然後感謝每個願意在過去七年支持我的人,任何一個願意穿著九號球衣或是G&G T恤的人,或是當我進場時聲援的球迷-我從來不把他們當作是理所當然的。賽前熱身時,我偶爾會抬頭看看球場,感受空氣中的氛圍。這就像,老兄,我們今晚又多了一些新的「堅韌不拔」的球迷了。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牢記那些夜晚。因為我記得我們曾經擁有什麼…擁有那種想要締造什麼的想法。這就是最特別的地方。也就是這種感覺,讓我願意為了你們而努力不懈怠。

曼菲斯,謝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我知道我並不完美…但我在這裡度過的時光非常完美。我以年輕球員之姿來到這支球隊,並以「堅韌教父」之姿離開。我為了尋找一支棲身的球隊前來,而最終卻找到了一個家。

我希望你們能夠多少記得一點。我希望你們能夠記得我在場上不遺餘力的每一夜。我希望你們記得與馬刺、快艇、雷霆的系列賽,以及和其他球隊的對戰。我希望你們記得我們是如何創造一個令這座城市驕傲的特點,一個比籃球更重要的特點。你知道嗎,如果要記得這些事情有點太多的話,我希望你們至少記得我在機場的模樣。你飛離曼菲斯時最後一個看到的人,也是當你抵達時第一個看見的人。那就是我,代表著曼菲斯。而這也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經歷之一。

一輩子堅韌不拔,你懂嗎?全心全意。飛往曼菲斯。再見。

Tony Allen

圖文譯自: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tony-allen-memphis-grizzlies/

SHARE
Previous articleKyrie Irving,巨星之路
Next article自己的球衣自己做
李亦伸
李亦伸 聯合晚報記者 緯來體育台球評 心願:一輩子快樂打籃球、看球、寫球、評球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2131912695&ref=tn_tnmn email:doctorlee53@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