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球衣自己做

0
2097

30年前打大專杯籃球賽,當時大專籃球聯賽(UBA)還沒有推動,我們自己花錢做球衣,教練帶著我們到處打比賽,很辛苦很花錢,但非常快樂。

30年後,UBA大專籃球和HBL高中籃球發展都超過30年,但還是有很多學校籃球隊,球衣得自己做,學校只出報名費,有些學校還限定球隊只能參加一到兩個比賽,多了報名費球隊自理,教練球員自己要想辦法。

如果外地比賽多,教練想帶球員出去打比賽,累積實戰經驗,球員還得自掏腰包,家長要贊助支持,教練得用人脈和個人關係找到資源才能成行。

這就是台灣校園籃球聯賽現況,教育部並沒有規定每一所學校都要發展一到兩種學生運動聯賽,更沒有規定每一所學校每一年至少要編多少預算去推動。

以籃球聯賽為例,報名費一季大約3000元,一套球衣褲大約1000元可以搞定,就算有20個球員,也不過兩萬,一所學校針對籃球隊,一年編個10-20萬預算去支持籃球隊(其他運動也一樣,每一所學校至少要參與、編列兩種校園運動聯賽),這是學校基本任務,也是教育一環,更是教育部可以強制要求各級學校的政策。

我經常看到國、高中和大學籃球隊,參加校園聯賽,球衣褲竟然要學生自己繳錢做,學校根本不管,因為錢要花在其他地方,不能花在籃球隊球衣褲。台灣的教育和體育政策,真的有很大漏洞和問題。

像這種學校應該要直接限制,勒令改善,每年不針對至少一項教育部舉辦校園聯賽編列一定預算去投資推廣,就不准學校招生。

國、高中基層教練的辛苦,外界很難想像,不是他們想要管太多,而是這個階段的孩子,不像大學生還能打工、生活自理,他們很可能連搭車、吃飯的錢都沒有,做教練的就必須像「保姆」,學業、生活、籃球一把抓,不幫都不行。

兩年前我一個在國中當教練朋友,他有一個球員晚上該報到沒有報到,後來查明原因是「沒錢搭車回學校」,教練在臉書上感嘆PO文感,看到這孩子住在社子國小附近,當下我就找上教練。

「教練,這孩子住那,告訴我,以後他沒錢搭車就叫孩子找我,我人就住社子國小附近…」,我住台北士林社子,這孩子是在桃園的社子國小,完全超乎我想像。

從這個小故事就可以看見基層教練的辛苦和付出,除了上課、教學,帶球隊像帶孩子,生活、教育、訓練、比賽一把抓,做父母的有些撐不去乾脆撒手走人一切都不管,當教練的還真無法隨手放下。

自己的球衣自己做,30年前我打大專杯籃球賽是這樣,沒想到30年後可能還有一半的學校也是這樣,台灣體育和教育環結,確實需要有人去監控改變。

以今年HBL高中籃球一共456支球隊報名,史上最多盛況來看,教育部和體育署需要調查一下,有多少所學校的比賽球衣褲是孩子們自己繳錢做的,這現象應該存在嗎?這樣正常嗎?這是教育部推廣聯賽的目的?

熱鬧的HBL,上升的UBA,更基層的JHBL,先把贊助商和電視轉播權利金的收入,幫所有學校製作最基本的參賽球衣褲,不應該讓球員自己花錢做。

球衣褲是很小的事,但卻是聯賽和政策、教育被忽視的漏洞。(圖/NIKE和Under Armuor提供)

SHARE
Previous article永遠的曼菲斯先生Tony Allen
Next articleSpephen Curry不想沈默
李亦伸
李亦伸 聯合晚報記者 緯來體育台球評 心願:一輩子快樂打籃球、看球、寫球、評球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2131912695&ref=tn_tnmn email:doctorlee53@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