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傳奇大師兄(Doublelift:彭亦亮)

0
4890
Week 7 Day 1 at 2017 NA LCS Spring Split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on 10 March 2017.

Doublelift:彭亦亮(華裔),以遊戲代號Doublelift著名,是一位美國職業《英雄聯盟射手,目前效力於Team Liquid。

他曾在Counter Logic Gaming以及Team SoloMid擔任選手,是北美地區英雄聯盟冠軍聯賽中的資深選手,多次登上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舞台。他所著名的英雄角色為汎,由於其操作行雲流水,且在比賽中屢次極限操作的表現,添加了不少他的傳奇色彩,除了擁有北美第一AD的美名外,也擁有「汎神」的稱號。

他的「大師兄」外號由來是因為曾經在一次採訪中表示:「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與周星馳電影《破壞之王》中的斷水流大師兄不約而同,從此許多玩家都稱他為大師兄。

圖文/譯自The Players’ Tribune(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doublelift-league-of-legends-everyone-else-is-trash/)

譯者:金茂勛(starwarkin@gmail.com)

我瀏覽了Reddit才得知我被Team SoloMid裁掉的消息。

我知道,這是最令人難過的一件事。在電競圈裡,你必須習慣一些混亂以及管理不當的情況。我的意思是,這個產業畢竟還相當年輕,而且每一個休賽期都會有許多選手名單更動,同時每個人也都知道你不應該私自將選手名單重新洗牌。

但仍然你不會喜歡從網路上得知你失去了一份工作。我早上起床,也跟往常一樣去逛了Reddit的英雄聯盟版,在頁面最上面出現的是「TSM嘗試要簽下Zven以及Mithy。」

我們在今年的世界賽打輸了,這非常令人失望,但我老實說,我之前一直認為我們明年會用同樣的陣容再次進軍世界賽。我馬上拿起手機打給了Andy Dinh,TSM的老闆、也是我相當親近的朋友。我問他,這個消息是真的嗎?他給我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我們只是在找尋不同的方案!一切都還沒確定下來。」

我看穿了這一切,TSM不會在週日早上起床然就臨時決定他們沒有我會變得比較好。這一定有某些事情是經過長時間的思考。我跟Andy說了聲謝謝,然後我告訴他我需要找尋我有什麼其他的選項,我不可能沒有加入任何一隻隊伍然後就進入下一個英雄聯盟的賽季。他同意了,我也在那時再次變成了沒有戰隊的選手。

在你們開始標記我之前,聽好,我知道這是一門生意,如果Team SoloMid覺得他們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AD Carry,我完全能夠理解。我很誠摯的說我並沒有生氣。我要說的是當我2015年與TSM第一次簽約時,我將一切都奉獻給了TSM,當然的,我非常感謝他們對我的告別與致敬,但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明年我會再度踏上這條征途,我也比以往更加有動力,而且我並不會在乎TSM是否會阻擋我。

這或許聽起來很明顯,但是要贏得世界冠軍真的很難。

Provided portraits of League of Legends AD Carry player Yiliang Peter Peng “Doublelift”. (Courtesy of 1Up Studios)

首先你必須要取得世界賽的資格,通過小組賽之後再晉級四強以及最後的總決賽。SK Telecom,這隻擁有著Faker的隊伍,曾在2016、2015以及2013都拿下過世界冠軍。你現在了解了嗎?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艱鉅的挑戰,包括了TSM。

儘管如此,我們對於進入2017年的世界賽相當有信心,在帳面上,TSM是最好的隊伍之一,我們也能夠與任何隊伍匹敵。事實上,許多專家也將我們視為四強的熱門隊伍,與高手如雲的南韓及中國並列。但是我完全能夠理解,看看我們的陣容,Bjersen有著聯盟史上最棒的操作;Svenskeren是非常狡猾的打野,Biofrost是一名非常出色的輔助,而且這僅僅是他第二年的職業生涯,Hauntzer在上路也一直保持良好的侵略性。

再來就是我,我並沒有說我是世界上最棒的英雄聯盟選手,但是我在比賽時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有些人並不喜歡,但我並不害怕讓我的對手知道我的想法,不論如何,我只會陳述事實。在過去我的言論曾帶給我麻煩,但我並不在乎,當我說出「其他人都是垃圾」的時候,我期待被挑戰、期待對手用全力對付我,也期待拿下勝利,這就是好玩的地方。

想當然,我的Twitter比電競圈其他人有更多的負面言論,一成不變的是充滿恨意以及愚蠢的砲轟,我以前認為這是針對我個人,畢竟我曾經用我獨有的方式打擾別人,但是有一天我去看了LeBron James的Instagram,他的留言版也充滿著一樣形式的垃圾文,當我看到這個,我就知道我進入了一家很棒的公司。這就是我與其他TSM隊員在中國比賽前在南韓進行練習時所保持的態度,我們有非常棒的表現,也都持續努力著。

不幸的是,事情並沒有朝我們預期的方向走,我們甚至沒有從小組賽晉級,輸給了我們應該能夠擊敗的對手,老實說,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很明顯的我們打得並不出色,我們的戰術執行一直都有沒修正過來的小瑕疵,而且我感覺我們對於比賽有過多的自信,在練習時一切都很順利,但是站上了比賽的舞台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在其他的錯誤之外,還有一些問題困擾了我整晚:「我們是否應該更換選角以及禁用腳色的順序?我們是不是前期打的太過侵略?」英雄聯盟最重要的就是你每一秒的決策都會影響比賽走向,這就是這個遊戲迷人的地方,同時也可能會讓你抓狂。

但是在這些因素之外,我們也沒有保持良好的情緒,在我們輸掉第一場比賽後我馬上就發現了,我們的賽後休息室異常的安靜,有一股似乎已經看到盡頭的恐懼感。我認為這就是影響大部分英雄聯盟北美戰隊的因素。就好像世界其他地區都希望我們失敗,而我們依然肩負著整個地區的希望,而這樣的期待也讓我們無法負荷。我們最先發現這個情況,卻對此無能為力。讓隊友失望很糟,甚至比讓整個國家失望更糟。我還記得我在第一盤前試著與Biofrost溝通,而他一直憂慮的簡短回應我,我就知道事情不太對勁。

或許有人應該跳出來說些什麼,或許我應該當那個人,但是在那些情況下要找到對的動機並不容易,在一切都不順利時,必須要給隊伍一些精神喊話。那時候就好像烏雲籠罩著我們,而情況隨著我們持續落敗變得更糟,我會永遠記得輸掉比賽並在小組賽被淘汰的感覺,我從來沒聽過練習區有這麼安靜過,完全可以用寂靜來形容,除了幾個人的哭聲以外。

在我離開TSM以後我在短時間內找上了Team Liquid,這是最合理的選項,那裡也是我的第一選項,尤其考慮到他們是如何重新打造他們的選手陣容,Pobelter是我第一季就認識的戰友,當時他15歲而我是18歲,他同時也是我所認識最聰明的人之一;Impact拿過世界冠軍,這也是他的實力證明;Xmithie在今年回春並帶領Immortals進入了世界賽,他在螢幕之外有著非常有趣的一面,不要被他在螢幕上害羞的一面騙到了,他是聯盟裡最鬧的人。然後我遇到了Olleh,一個似乎來自其他星球的人。他真的非常棒,他是一個韓國人但是卻說英文跟葡萄牙文,同時也在學習中文,跟他一起走下路一定非常有趣。

最重要的是,這隻隊伍能夠與TSM匹敵,我並不是要貶低我以前的隊伍,他們是最棒的。我們一起經歷過了許多事情,沒有任何事可以影響這份情誼,即使是我離隊也不行。事實上,在我被釋出的當下,Bjersen傳訊息告訴我希望我們能當一輩子的朋友,我也這樣希望。但是有一點我必須要說清楚,當我說其他人都是垃圾的時候,現在也包括了TSM。

我想要擊敗他們因為這樣對Team Liquid才有好處,畢竟現在這是我的隊伍了,而我想做任何能夠幫助他們下勝利的事。我並沒有因為他們裁掉我而每天批評他們,雖然這感覺很糟,我也認為他們犯下了錯誤,但是我能接受他們為了Bjersen而重新打造了下路雙人線。

再來我要說的是我想要擊敗TSM的原因,因為我可以跟我的一些好朋友一起接受挑戰,那些人是表率,而擊敗巨人會比擊敗小魚苗更加有趣。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動力,我愛那些家伙,我也渴望能夠擊敗TSM。我是一個非常有競爭心的人,我也會把所有我能做得當作動機,就像我說的,電競圈是非常混亂而且不公平的產業,好幾年的努力可能在一瞬間化為烏有,任和表面上的忠誠都相當薄弱,你必須要專注在特定的目標,因為這是唯一你能夠控制的。

老實說,我現在感覺好像2011年剛加入Counter Logic Gaming時一樣,每一季都在季後賽止步,甚至有個Reddit版叫做「DoubleLiftsTrophyCase」,當你點進去你會看到,在這裡似乎沒有東西,人們認為我沒有辦法贏下任何比賽冠軍。但是在2015年我們終於拿下了北美冠軍並證明所有人都是錯的,下一季我轉隊到了TSM,開始一段全新的旅程。

如今我又再度踏上了另一段旅程,

幾個禮拜後,我在我的檔案上置頂了一則推文,我會更加努力並成為北美史上最棒的選手,我是認真的,我不想要再次感受到今年世界賽的那種絕望。我從第三季就在聽人們說我在走下坡,而我已經習慣了。你想要怎麼說都可以,但是我會一直保持競爭力直到最後,你必須要把我逼出來,因為我哪裡都不會去。

SHARE
Previous article2018與神同行
Next article台灣體育產業文化,落後至少20年
李亦伸
李亦伸 聯合晚報記者 緯來體育台球評 心願:一輩子快樂打籃球、看球、寫球、評球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2131912695&ref=tn_tnmn email:doctorlee53@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