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女籃21連霸:他們創造籃球金字塔

0
6767

國泰女籃21連霸刷新隊史紀錄

國泰女籃45年,2014年6月9日這一天他們慶祝社甲聯賽+WSBL聯盟21連霸,國泰女籃不能說完全代表台灣女籃,但他們是台灣籃球最大資產和奇蹟。

最近七年我參加過5次他們的慶功宴,我安靜的在一旁看著國泰女籃球員,聽著老闆、領隊、教練講話,對每個跟我打招呼和禮貌問候的女籃球員微笑、祝福,坐在那裡,我感受到一股強大力量。

嗯,那是向上突破的力量與超越自我的極限,也是對籃球和使命的堅持。

這支球隊所建立的文化,跟台灣所有男籃、女籃球隊,完全不同,他們是真正典範,尤其是他們那套「籃球金字塔」,從國小挖掘、國中培訓、高中養成、大學定型到社會隊成熟,在幾乎鮮有對手競爭和軍備競賽的環境下,依然能建立自己的女籃王朝、基礎、軟硬體和挑戰目標,一步一腳印。

他們沒有停止加碼,沒有因為女籃環境不好退縮,沒有因為對手競爭力不足停滯,更沒有因為台灣女籃每況愈下的市場,懷疑過自己的投資。相反的,國泰企業依然積極打造他們的女籃帝國,把超越自我,培養人才,向上突破視為企業投身女籃職志,沒有懈怠。

過去20年,人們總是習慣說「國泰獨霸」、「挖空精英」,這是台灣女籃天平失衡的關鍵。

也有許多看不慣弱肉強食的球迷,對國泰女籃獨大的經營體系感到排斥,甚至指責。

我並不想去評論這些看法和立場、角度,但我更願意去看看,國泰企業為女籃做了最大付出和投資,他們想要壯大,延續傳奇,建立自己的籃球金字塔,這是台灣體育最難得的體育文化和企業文化。

在國泰女籃金字塔裡,總教練兼總管洪玲瑤擁有最大決策權,他得到授權,能建立一套屬於國泰女籃金字塔的體系和女籃國王。而國泰企業的老闆,除了給予最大、最多的後勤,他們不會去干涉專業,不會跨越那道界線,甚至超越總管和教練職權,影響他們的威權和執行力。

這跟所有的SBL球隊全然不同,國泰女籃擁有比台灣所有男籃更健全、健康、完整、有效率的球隊文化。

擁有歷史和傳統的裕隆隊,這是老闆的球隊,不是教練或那個球星的球隊,當裕隆投資不再獨大,選秀體制和競賽方式逐漸建立起來,裕隆的經營管理模式和執行力已經不再保證他們強大無敵,球隊只是老闆的一分感情和家族使命延續。

三連霸的璞園,擁有台灣目前最好的教練許晉哲,但這支球隊是建立在老闆的威權和管理上,如果沒有球團老闆壓陣,只怕誰都鎮不住球員,這又是另一種球隊文化。

達欣是大老闆王人達的球隊,他熱愛籃球,無人可及,他一輩子都在投入和投資,籃球是他的生命和興趣,他堅定而執著非常感人,但這已經不是業餘籃球,那一套帶領球隊的經營管理、統御模式,很難持續、產生更強大戰力,幫求隊成為更有力的競爭者。加碼再投資,提升競爭力,建立一套合宜經營管理模式,無疑是現代體育產業最重要基礎。

台灣大既不是老闆的球隊,也不太像是教練、球星的球隊,老闆有心、有興趣,但他剛入門,抓不到重點,也需要真正學會用人、識人。教練輪換,經營管理,球隊文化都還沒有建立起來,這個隊也沒有真正的球星,儘管投資不小,未來還是充滿變數。

國泰女籃的籃球金字塔,他們所建立起來的籃球文化,那不只是像公務員球隊「行禮如儀」,也不像私人企業球隊,不是掌握在老闆手裡,就只是好玩、興趣,再不就是一直找不到真正的建立方向與核心文化,大多數球隊甚至連最基本的「行禮如儀」的經營球隊方法都沒有,台灣籃球怎麼會強大,如何學會健全,真正的球隊文化和籃球文化,當然很難建立。

除了國泰,WSBL另外三支女籃隊在現有基礎和資源上,也未必沒有競爭力,像電信女籃這兩年都只差一口氣就可以扳倒國泰,他們確實在提升、進化,他們也都必須要保持超越自我的信念和挑戰。

國泰女籃獨跑,長期沒有跑者陪伴和競爭的先驅,很難看到自己弱點,並保持進步動力,對這三支奮力向上的WSBL女籃球隊來說,有國泰這個大目標可以追趕和超越,那是很幸福、很有感覺的事。

國泰女籃已經建立一套自己真正的「文化」,所以他們可以強大,受人尊敬,台灣其他企業和球隊都還沒有,不管是老闆在玩,還是企業在玩,不論是教練在玩,還是關係很好的領隊在玩,這樣是玩不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