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男籃輸日本39分,不是「國殤」

0
2034

2020年2月24日在台北和平籃球館,中華男籃在2020亞洲盃籃球資格賽B組預賽對日本,中華隊57:96輸日本39分。在場看球台灣球迷、相關人士「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輸日本男籃39分,這一天不算「國殤」,2018年7月2日籃球世界杯資格賽同樣在台北和平籃球館,中華隊擁有歸化球員Q戴維斯情況下,也被日本108:68痛擊40分。

不管是輸40分,還是39分,都沒差,日本近兩年已經完全提升,不管是歸化球員規格、選項,本土球員能力攻防天賦、旅美球員加入、外籍教練延請,日本男籃早已經完全蛻變、提升,與兩年前完全不同。

現在的中華男籃跟日本男籃一比,輸不只是歸化球員、教練(日本男籃教練是前阿根廷國家隊教練拉馬斯Julio Lamas),本土球員天賦和能力、攻防也都有落差。

簡單說,日本在進步,速度、攻防轉換、球員基本功、處理球能力和戰術素養都在中華之上。日本為奧運備戰第四年,每年挑24人名單計畫組訓、培訓、比賽,球員基本功、攻防、細節紀律要求、國際賽經驗逐年提升。

許多媒體呼籲,歸化球員是中華男籃無法抗日的關鍵,先求有再求好,沒有歸化球員一切都沒得打,這是眼前最重要的工作。有了歸化球員,我們就有機會拉近差距。

也有一些聲音認為,外籍教練帕克不行,中華隊要考慮更換總教練。

這一周我寫過許多相關評論,發表影音球評,主要是針對這場「中日之戰」中華隊輸39分比賽短評,同樣點出台灣籃球不進反退現況和現實,以及籃球職業化可能帶來的提升與影響。另外我也寫下中日籃球文化、機制、目標和夢想的差異,這是中日籃球近兩、三年落差更大的原因。

很多朋友喜歡跟我聊戰術、技術、教練、用人、球員問題,我儘量避開不談,因為這牽制到專業、個人知識、格局能力和籃球素養,對籃球解讀和理解不同,看法、觀點、眼界落差也會很大。

我嘗試「化繁為簡」,儘管說出我的看法和球評觀點:

1、帕克沒有不好,他可能比本土教練更懂激勵球員,給予信心,鼓舞士氣,但他提升不了球員基本功,他的用人也有自己喜好和堅持,這我不想評論。但中日之戰,中華隊防守強度、輪轉協防完全不到位,漏洞百出,進攻戰術單調,主要在為射手掩護和傳切,想要為射手創造機會,同樣單調。

帕克執教中華隊2-3年,集訓2-3周,這樣的防守強度、表現和體系當然不合格。日本防守緊密度、強度和戰術執行力,都讓中華隊感到震撼,這已經是實力和20分以上落差。

本土教練去帶,也是這種程度和層次,很難更好,同樣會遇上各重困難。帕克表現平庸,就算要換教練,我也不認為國內有合適、稱職本土教練可以勝任。但把砸在外籍教練身上的預算,用來培養本土教練,這是我的看法和建議。

2、台灣球員大概都有50%的潛能沒有被開發出來,這跟聯賽強度、籃球文化和國家隊文化息息相關。

SBL超籃這套機制和強度、業餘心態早已經該淘汰,籃球職業化,更高強度對抗,更職業要求和比賽分量,形成聯盟文化和激勵,球員持球、投籃、防守基本功才會在壓力和對抗性中成長,這是國家隊強度最基本底子。

陳冠全擁有神力,周柏臣防守強度機動力,攻防兩端作用都可以再挖掘50%出來,蔣淯安中日之戰打不出自己風格和特色,SBL聯賽強度和比賽風格都要提升,日本主控富堅勇樹的節奏、突破、變速把大家嚇一跳,蔣淯安也有相同能力,球員自己要懂,台灣籃球環境、產業、教練、對手也要提供更高競爭力,把蔣淯安潛能再逼出來。

周儀翔一直在打天分球,但他還有持球、撞開、突破能力和作用,該怎麼用他,擺配置,打得聰明,教練、球員得共同負責。

中華隊2-3號位置球員都沒有穩定持球和處理球能力,這是長久之失。年輕長人199公分謝宗融、204公分曾祥鈞都沒有國際賽經驗和應變能力,這是機制之失。

我們的本土球員都還有50%潛能可以被激發出來,但台灣籃球現有機制、環境、競爭力、教練、國際隊組訓體系都沒辦法幫助他們突破,成為更好球員,組成更強團隊。

3、最後才是歸化球員選項和機制,我是不認為有多大迫切性,這可以跟SBL或籃球職業化機制去配合,日如日本職籃允許各隊有歸化球員當本土球員使用,增加不同選項和競爭力,國家隊可以視需求進行徵召、加入。

一個歸化球員當然很好用,但我們能歸化的球員層級、能力都改變不了中華隊競爭力和中日差距。

把本土球員還有50%的潛能激發、培養出來,這才是更好的基本功和基層紮根動作,屆時歸化球員的加分、能量才有可能相加相乘,達到對抗日本、菲律賓、南韓的水平。

教練和球員都盡了全力,對中華隊教練、球員我一向只有百分百支持,如何去幫助他們做出改變,組成更強更有競爭力國家隊,擬定目標做正確決定,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圖/取材FIBA官網+中華籃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