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女足重返榮耀的開始:木蘭聯賽

0
1763

10273462_10152458527282411_9037234095604440817_n

您知道臺灣足球曾擠身世界盃8強嗎?那是1991年首屆女子世界盃足球賽。只是很遺憾,對女子世界盃來說那年是開始,對於自1970年代中期到整個1980年代大放異彩的中華木蘭女足隊,卻是輝煌的尾聲。

隨著投入發展足球國家變多,及國內足球整體缺乏關注、賽事閉門造車且聯賽無法常態化等多樣因素,臺灣足球不分男、女都呈現排名直線下滑趨勢。該怎麼振興這項全球最多人口參與的世界第一運動?體育署以2017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為目標,祭出先拚相對排名、世大運奪牌機率較高的女足。

於是,原本乏人問津的女足聯賽升級成半職業聯賽,並以中華女足全盛期代表稱號命名,有了木蘭聯賽,在屬地主義原則下,現有女足球員重組成為花蓮台開、臺北SCSC、新竹FC、臺中藍鯨4隊,踢上、下半季各主客雙循環共4循環賽事。

首屆木蘭聯賽已在6日劃下句點,11月22日提前1輪即已確定的花蓮台開抱走冠軍100萬臺幣獎金,且最終輪在沒有勝負壓力下全隊拚命為前鋒賴麗琴創造攝門機會,讓她包辦4球,進球數累計到10球,逆轉超越新竹FC林玉惠、楊雅涵8球,抱走金靴10萬臺幣。

木蘭聯賽對中華女足重返榮耀有幫助嗎?從仁川亞運差點逼和韓國,2015年東亞盃資格賽堅持到最後1場才敗給韓國,最終拿下本屆東亞盃第5,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要重振女足,也不是1季聯賽就能辦到,多年累積的病灶沒解決,多繁榮都只是表面。

或許從木蘭聯賽最終結果和各隊球員成分可略見端倪。號稱半職業聯賽,但唯一由企業贊助的只有花蓮台開;台北SCSC是在原有俱樂部基礎上加進師範大學球員;臺中藍鯨以臺灣體育大學球員為主;新竹FC有最多社會人士及不少國腳,她們多有職業,與其說是為了半職業薪水,毋寧說是為了對足球熱愛而戰。

花蓮縣也是少數各年齡層梯隊都完整的縣市,其他3隊也有不少是花蓮或當地培養的球員;其餘3隊或各年齡層梯隊不完整,或完全無基礎。也有地方擁有各級梯隊,但縣市政府無法配合,也找不到在地企業,例如高雄市。看似有4支球隊的半職業聯賽,其實和過去聯賽相較,質的提升並不顯著。

10846416_10152458526982411_5485091338379829_n

當然聯賽常態化對整體女足水準提升是正面的,不過一切都還只是開始。女足日本籍總教練柳樂雅幸、守門員教練鈴木大地今年就曾在觀戰時評價,臺灣女足比賽節奏太慢、強度也有待提升。

增加聯賽場次和第5、第6隊並真正強化屬地主義,廣增梯隊,是目前當務之急。此外,中華民國足球協會身為主辦單位,在宣傳和推廣上似乎也有再加強空間。

不過很現實的問題是,如果上層誘因不足,基層當然無法發展。對球員而言,工作、升學都是必須考量問題,這造成臺灣女足球員多是學生,且在畢業後就結束生涯,再愛足球總得吃飯,如果踢球換不到穩定前途,投入自然就少。

以高中階段為例,全臺灣女足隊數從2010年6隊減到5隊,到今年只剩4隊;國中階段隊數也有下滑趨勢。一個明顯的例子是臺中,臺中曾是女足國腳輩出之地,包括二代木蘭周台英、黃映雪等名將;但現在臺中只有國小球隊,中學階段是斷層。

臺灣球員缺的是環境(甚至不需到良好的高標準,正常的低標準都已是奢求),還有接受新觀念。我們不乏有優秀天賦的球員,例如臺中出身的林玉惠,國、高中因沒球隊中斷踢球,大學重拾足球,仍以天生前鋒稟賦拿過金靴;本土培育的曾淑娥30歲仍輾轉各地,今年也曾在歐洲冠軍聯賽進球;她和藍美芬、蔡莉真等曾在亞青是能與拿下世界盃冠軍日本隊王牌澤穗希較勁的好手,當時臺灣只以1比2輸日本,現在級別天差地遠,連挑戰日本機會都沒有。她們輸的不是資質,是環境。

那麼1季木蘭聯賽就能解決這些病灶嗎?當然不行。在木蘭聯賽最終輪,促成此一聯賽的體育署正、副署長都未出席,比賽和賽後的頒獎典禮也像例行公事草草落幕。綜觀整季,聯賽上座率不高且到場多為親友或原有足球人口,基層各級球隊也沒有增加,木蘭女足復興之路,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木蘭聯賽誠然有很多待提升空間,但筆者更希望我們可以有機會不斷來修正這個聯賽,而不是繼續苦苦等待一個常態化的聯賽,體育署給這聯賽的期限不是到2017年世大運為止,而是扶助這聯賽到能茁壯、自立為止。

就像二次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Sir Winston Churchill)在1942年11月第2次阿拉曼(El Alamein)戰役獲勝、終結德國在北非攻勢後的名言:「現在這還不是戰爭的結束。甚至也不是戰爭結束的開始。但也許是戰爭序幕階段的結束。(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木蘭聯賽元年不是女足低潮期的結束,甚至也不是結束的序幕,但或許我們可以抱有希望,這是重振中華女足序幕的結束,上坡路可以在我們眼前展開。

(圖/中華足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