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塚徹專欄:鍵盤球評的搞笑故事

0
589

????

「昨天馬刺的比賽,根據我的理性看球,用理性態度和理性情緒所做出的理性分析是這樣那樣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ㄍㄢˋ! Popo Joseph 不用!

這隻把「理性」掛在嘴邊釣魚的白痴… 不! 我還是不要罵人好,以免他本人看到這篇對我提告……

這位「理性」兩字為口頭禪的同學,是我們武流技術大學延畢一班的班長 王雷

其實王雷現在在班上講的東西,昨天晚上就已經在各大網站講過好幾遍了,於臉書社團&粉絲團、PTT、伊莉論壇 ( 那不是下載謎片的聖地嗎? ) 通通都賣弄他所謂的理性分析不只一遍。

對! 王雷乃現今最夯,但是無償的佛心職業 ( 實際是不務正業 ) — 【鍵盤球評】!

「我覺得班長你說的我有不同意見耶,球賽很多情況明明就只是很簡單的準與不準 ( 聽聽2014 NBA 總冠軍賽第四戰結束後的記者會 Popo 怎麼說 ),和戰術沒有太大關係,就算有,也沒你形容的這麼複雜。 Joseph 不就是因為太爛,Popo 才冰他的嗎?

王雷評球,很喜歡把一件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例如進個一球,會講到擋拆戰術、三角戰術、電梯戰術、你阿公給你阿嬤九淺一深戰術,可是在我眼裡看來,只不過是對手大意漏防罷了…

沒完,假設一個明星球員被對手防守防死,除了也會劈哩啪啦到許許多多戰術外,還會扯到這個對手的生涯背景、私底下有多努力、甚至連他做過哪些善事和愛妻愛小孩愛三民主義因為沒有國哪裡會有家都搬出來大肆厥辭。

「好,要是你對我有不同意見,但你要舉證啊! 沒有拿出證明便沒頭沒腦說人家講錯,很難叫人家信服耶? 抓到了,你是酸民!

X的! 智障嘛!? 又不是在打官司,看個球討個論還要跟你舉證… 神經病!!

記得昨晚也是有位鄉民在王雷的粉絲團,留言炮轟他的分析有些不大正確且實在粉囉嗦沒有重點,雖然自己講是理性啦,但外人看根本「賤 ( ) 人就是矯情」,結果…

他竟然把人家截圖起來給大家公審,然後取暖討拍拍。

但也不知道是充滿個性的他人緣太差,或著平常老愛醬子濫傷無辜,通常會去安慰抱抱他的只有小貓兩三隻… 搞不好這兩三隻小貓還是他的分身? ( 教什麼? 你只是想要條聽話、隨著命令舔你傷口的狗吧!? )

事實上,這位鄉民說得真的沒有錯,王雷三不五時愛在自己的粉絲團批評其他籃球寫手寫的文章寫得很糟糕,是啦,這是他的地盤,他要怎麼做是他的自由,我們管不著。

可是呢,王雷自己這個人是完全不能接受批評的,像我剛剛持有不同意見,他就要我舉證,若是你打他臉打很響,讓他沒有面子的話,尤其你是在針對他喜歡的馬刺或是超愛的馬刺球員靠北,他會暴怒、崩潰、不惜一切要跟你拼命拼到底!

連他對他媽都不會這麼挺身而出,不信你罵罵他媽試試看?

就算再怎麼會看球,也絕不可能每次都講對吧? 連知名 NBA 球評們都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因為看球再怎麼樣客觀,也都會有自己主觀的想法,而不一樣的主觀想法,則會讓大家討論、起爭議,這也是看球的樂趣所在。

BUT! 我們這位偉大的鍵盤球評班長就是會自我感覺良好,總認為自己每次都是對,不同意他的一定錯得離譜,他真的把所有的尊嚴全賭在此了!

不只醬! 告訴你們,王雷他還自我感覺良好到啥程度? 有一次他在【車輪黨之王下七武海的粉絲團】留言說….

「不可否認地,我王雷,在未來將扮演台灣籃球中影響力重大的角色,我意識到自己的潛力和自我提升的重要性。 希望貴公司能投資我到美國觀看 NBA,如同培養一顆具有潛力的種子,做為對台灣籃球和運動教育的關懷與回饋。」

對於寫出這段話的人,你們不會覺得粉傻眼嗎? 哪來的信心啊? 你外省權貴還是天龍人? 不! 你【台大登山系】的嗎!?

好的,像這樣嘴巴講得天花亂墜、手指敲得頭頭是道,感覺很懂 NBA 和籃球的班長王雷,想必在籃球場上也是叱吒風雲吧?

你們都錯了~

「班長,下課了,走,打籃球!

「不去!

「幹嘛不去?

「我現在有個重要的球賽要看,等等還要寫球評報給大家呢! 我沒空啦!

「看球、寫球,哪有自己打球那麼有趣? 走啦! 大家都去了,就只差你沒有去!

「我說不去就是不去,你聽不懂是不是!? 何況不要一直講『去去去』好不好,這裡很多讀者都沒滿18!!

別看王雷平時都用「看小弟」的語氣與人交流,實際上他是個死都不去籃球場、哪怕歹活地去了籃球場也沒膽報隊的俗仔,就因為…

「雷耶! 班長你叫王雷,顧名思義還真的很雷耶!

他是個標準的運動白痴! 他一點運動神經也沒有,真的一點都沒有!

我國中的時候就認識王雷了 ( 那時他就已是班長,並且每次都自告奮勇自己提名自己當班長~ ),當年我們打躲避球,我看他是用雙手丟的,而且一丟,在一公尺內一定落地,超級無敵好笑。

更拙的,你可以想像現在他堂堂一個大男人,打籃球的時候連顆傳球也不會接嗎? 無論地板、高飛,他全接不到,好像球皆從他奶油手中滑過而砸在他的臉上,至於胸前傳球更是要他的命。

王雷為了要在這麼殘酷冷漠的社會生存下來,當然要避開自己會當面出糗的一切可能,傻子才會挖井給自己跳。

( 不瞞你說,我們這些同學們邀王雷去打籃球,絕對就是想給他這種光出嘴巴和幾根指頭的傢伙點顏色瞧瞧~ )

「打球打得好有什麼了不起的? 只不過是和張伯倫一樣比一般人的營養較好罷了,說穿了還不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是的,你我皆凡人,都會找些奇奇怪怪的理由來掩飾自己的無能,王雷也不例外。

「張大帥很不簡單了啦! 長那麼大隻,能這麼靈活的不多,你看祂柔軟的挑籃手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耶! 就算擺到現在也是巨星中鋒,起碼比草莓獸強十倍!

「哼! 這些打球打得好的人,出了球場還不就是不學無術、只能出賣苦力、生活在社會最低層的血汗勞工!

不過時常,王雷的憤世嫉俗是過分到了可悲且可笑的地步。

「ㄟ! ! 你這樣人身攻擊耶! 你自己運動白痴,這麼說打球打得好的人,粉小心眼耶!!

「你在對我放大絕是不是!? 咳咳~ NBA 當教練的,也不見得會打球啊! 打球打得好的人還不就是幹球員而已,平均三十多歲就失業,最後破產當社會米蟲浪費國家資源! 哪像我這種運用智慧的,可以幹教練或幹總裁幹一輩子,要打球打得好的人能否再幹球員幹下去,全取決於我!

「你語無倫次了,班長別激動。」

看倌以為我在唬爛嗎? 天下是真有這種人,也不是邏輯莫名其妙,只是單純地見不得他人好的小孬孬,而且王雷不會只有一個,如果你們仔細觀察周遭的人,你們會發現有千千萬萬個王雷在你們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喔,對了~ 王雷雖是運動白痴,但他在籃球場上也並非一無是處啦,像他的犯規就是 NBA 等級的…

「唉喲! 班長你竟然使用天殘腳,想要毀了我的籃球生涯是不是?

「抱歉~ 我只是打球和 Bruce Bowen 一樣認真,所以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所以常會不自覺地做出這些動作~

「碰! ( 摔在地上的沉重聲 ) 班長你我只是想做個簡單輕鬆上籃,也僅僅進一球得兩分,你有必要把我連人帶球扯下來嗎?

「抱歉~ 我只是打球和馬刺球員一樣認真,如果我剛剛給你進這一球得這兩分,就因為這一球兩分害我們最後輸了怎麼辦? 所以我不會給你簡單輕鬆上的~

王雷的防守除了和他偶像包大叔一樣愛使用小動作外,他還會很兇猛大力地對一切要在他眼前進攻的人惡性犯規,如同你在 NBA 看到的那樣,王雷把不會給你錢的菜市場當成 NBA 季後賽在打了,而他對他髒的解釋都是他打球比較認真,且趁機提一下不提他會癢的摯愛馬刺,順便再幫馬刺把以前的種種惡行洗白一下。

自尊心爭強好勝的人,除非不打,但只要打了就一定要贏,哪怕用盡各種不擇手段也一定要贏!

「嗶嗶! 打手犯規! 嗶嗶! 非法阻擋! 嗶嗶! 你侵入我的絕對領域! 嗶嗶! 你長得太難看,有礙我的觀瞻!

「喂! 班長,是你自己靠在我身上上籃的,一直說我犯規我也太冤了吧? 你公園老伯喔!?

「什麼公園老伯? 我只是打球和 James Harden 一樣認真,因此能用罰球拿一分是一分,哪怕我投籃不準,但站在沒有人防守的罰球線上,命中率怎麼說都會高一點~

沒錯! 王雷犯人家規是 NBA 等級的,連自己叫犯規也是 NBA 等級的,就因為他最近迷上了鬍鬚哈這名要飯王,在網上還為了 Harden 買犯被鄉民公幹、他解釋又沒人聽的問題,差點悲傷地要關閉粉絲團和退出網路籃球界呢!

咦? 你們是不是要問說,Harden 又不是王雷最愛的馬刺球員,王雷怎麼會迷上他呢?

問我,我也不知道,可能王雷這個人有反社會人格、嗜好找架吵,也可能他僅止想要獨樹一格,但又渴求大眾的認同?

小插曲:

我這個鍵盤球評班長呢,也是有可愛的一面。

王雷從小就是一位死忠的馬刺球迷,他可以裡頭沒有一個喜歡的球員,但就硬是要支持馬刺。

可是,他看馬刺球有個忌諱是… 「他不敢看 LIVE 直播」

有一天,我邀他來我住的地方玩,那時正在播馬刺的季後賽,我原本想說大家一起看球會比較有意思。

結果我讓他瞧了一眼 ( 他事先並不知道我要找他看球 ),他竟然崩潰大叫:

「完了啦! 完了啦! 馬刺要輸球了啦!

我問他幹嘛要那麼激動,他和我說他命中帶賽,只要他看馬刺的比賽,瞄一眼的話,馬刺就一定會輸球 ( 結果最後還真的輸了… ),因此他只看贏球後的重播,賽後分析也都是看完重播後再寫的,所以他的粉絲團都慢各大「僅講究搶先報新聞,卻忘了搞別人所不具有的創新,看來看去每個都馬在 PO 一樣的東西!的籃球粉絲團幾拍,接著不時他還會抱怨說:「為什麼 ALT 紅而我不紅、為什麼 DV 的粉絲人數那麼多而我不多」

當下我當然是認為他有病,看球當然是要看 LIVE 才精彩,都知道結尾的重播有什麼好看的?

還有,抱怨誰誰誰有用嗎? 只會讓人看出你在嫉妒他們耶~ 你有料是無庸置疑的,但你並不是你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獨一無二、那麼萬中選一的優秀,你真的還未達成狂妄的資格,就算謙虛不是你的個性,那也起碼好好地與看你文章的鄉民互動交流,不要因為不同意你的觀點你就要和他們作對。( 我記得很清楚,當我這樣指責他的時候,他還會跟我辯說:「我寫東西是替這支球隊紀錄、寫給自己看的。… 根本前後矛盾、自打嘴巴! )

後來,我就繼續看我的球,王雷在我家就一個人躲到角落、默默地玩著手機,還摀住耳朵怕聽到比賽的聲音。

SHARE
Previous article歸化史沃絲,包喜樂就可以打包
Next article籃球,是最美麗的希望
李亦伸
李亦伸 聯合晚報記者 緯來體育台球評 心願:一輩子快樂打籃球、看球、寫球、評球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2131912695&ref=tn_tnmn email:doctorlee53@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