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調的兄弟心

0
7155

_LAI9052

中職兄弟象要賣,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

從現況來看,兄弟並非經營不下去,今年只虧3000-4000萬,實際上可能還更少,應該不會給球團帶來很大負擔,而且今年還是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棒球最熱、市場最夯、人氣最旺的一年,經營不下去的理由太牽強。

兄弟屢次想賣球隊,玩得有點累或許有,但更大的原因是在向中職體制和壓力做情緒性對抗,或者說,是某種形式的報復。

我常常把這種兄弟式對抗視為「威脅」,尤其是目前中職只有四支球隊,兄弟此時丟出一個燙手山芋「我要賣球隊」威脅中職,中職少一隊就打不起來的現況,當然會有人擔心。

不過,兄弟每次要賣球隊,大聲嚷嚷說不玩了,也都為自己留後路,不會說死。有合適買主就脫手,現在市場正夯,正好可以賣個最高價,明年中職再往下挫,可能就沒這種氣氛和行情,少個一億、兩億可能跑不掉,沒合適買主,就再陪大家玩一年,情義理兼顧,看起來很完美。

兄弟這一招進可攻,完成報復,最好可以改變現況、制殺對手,達到目的。退可守,反正球隊還是我的,中職總共也只有四隊,每年虧的也不多,要玩不玩,誰奈我何!

_LAI9281

真要比虧損,SBL超籃虧更大,以今年為例,璞園、裕隆、台灣大三支球隊虧損至少都在4500萬以上。中職一年每隊打120場,SBL打30場,不論從曝光、市場、行銷、產值、投資、未來去看,SBL才是真正虧很大,兄弟那每年3、4千萬算什麼。

我對兄弟沒有感情,沒有好惡,我很佩服他們能夠創造屬於自己的「兄弟棒球文化」,一支球隊能夠創造自己的球隊文化,並且讓兄弟文化去感染聯盟、影響球員、感動球迷、產生凝聚力、成為一種「現象」,這不容易。

以前大概只有CBA中華職籃宏國象曾經有創造過這種熱潮,但宏國籃球文化還沒形成,球團就垮了,這跟當年中職味全龍的「龍族」精神有點像。

兄弟堅持了29年,他們用自己的風格和經營文化成就兄弟象,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只是兄弟經營風格與球隊文化,與聯盟整體利益、體制、經營格局是否會形成碰撞衝突,那又是另一個問題,這很可能是長久以來「兄弟不想玩,聯盟很頭痛」的大麻煩。

中職一直是「老闆治國」的職棒聯盟,體制只是虛名,默契和球團企業力量更是決策關鍵,中職會長黃鎮台想要做出改變和革新,確不容易。

兄弟變心,中職有難,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我認為應該回歸到經營理念和基本面,兄弟變心,儘快讓兄弟脫手或轉手,對聯盟長期發展和市場是利是弊,誰都說不準。

我並不喜歡兄弟的做法和心態,但兄弟自成一格,他們在台灣可以把職業球隊經營到這種格局,甚至虧損比對外說的更少,還有幾年是賺錢的,那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任何一個企業或領導人來經營兄弟,應該都不會比兄弟更成功。

兄弟堅持他們的經營風格、處事文化、管理內規,可能與聯盟總體發展和方向策略有所不同,難免會造成許多衝突和衝撞,但失去兄弟,那套大家都知道的自由競爭市場機制,真的就有利於中職發展和未來,我認為也是未知數。

台灣棒球產業非常特別,我們跟美國不同,跟日本、南韓也不一樣,在台灣棒球圈,兄弟可以說是最成功的球團範本,就像當年CBA的宏國象一樣,也是最成功的職業籃球樣本。

_LAI9295

單一球團的成功,跟聯盟的成功,做大市場機制息息相關,理念、堅持、手法或許不同,但生命共同體,以立場大格局為重的願景,確有必要。

從聯盟的眼界和經營格局,去跟兄弟、宏國單一球隊妥協,學習他們經營球隊的文化,容忍某種程度的限制與堅持,未必恰當,但應該還是有變通和折衝的方法,可以找到平衡點,讓兄弟可以玩得開心,聯盟又能雨露均沾,市場面也能皆大歡喜,大家受益。

接兄弟象的企業,應該會很慘,因為他們肯定會失去大量象迷,也做不出兄弟原有的文化、味道和格局,這是所有想要接手兄弟的企業、經營者必須要想到第一個困難和挑戰。

對中職來說,趕快找到第五隊,不要讓兄弟要玩不玩牽著走,有其緊迫性,相對的,這也將造成聯盟的重大負擔,中職經營氛圍不會好,彼此不相任,各懷鬼胎,甚至各自為政,未來幾年中職市場也很難再拉上來。

兄弟變心,中職有難,誰都沒撈到好處,這一局,中職和兄弟,都是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