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秒執教藝術,莫測高深

0
8213

裕隆呂政儒外線急停跳投,璞園簡嘉宏來不及跟上

SBL超籃裕隆對璞園之戰,終場前18.1秒,雙以68:68平手,璞園握有球權,裕隆決定賭一把,用犯規把璞園送上罰球線,要把贏球的契機掌握在自己手裡。

裕隆教練林正明認為,他對自己的進攻有信心,他不想等著挨打,用犯規主動掌握進攻時間,寧願賭一把。

最終結果是,璞園兩罰不中後,裕隆意外掉了防守籃板,只好再犯一規,璞園兩罰俱中,裕隆進攻反擊失手後,再犯上一規,璞園這次兩罰中一,領先3分,最終裕隆68:71落敗。

教練的臨場用人、調度、戰術、戰略並沒有絕對的對錯,這都是可以被討論的藝術和智慧,只是這樣的決定,好奇之餘,我真的不太能理解這裡頭的邏輯。

在平手的狀況下,對手剩18.1秒進攻時間,守住就是平手,守死、抄到球就有機會反擊,而且最後一擊裁判哨音響的比例不高,讓球員去決定最終比賽勝負,往往是機率最大的結果。

再者,台灣籃球戰術執行成功率一向不高,球員的戰術素養也很有限,平手的狀況,全力拚防守,守住最後一擊,應該是最理想的結果。更何況,還有可能製造對手的失誤。

用犯規先把對手送上罰球線,讓自己處於落後的位置,我不認為這是聰明的做法和決定。

裕隆超幸運的是,第一次犯規璞園毛加恩兩罰失手,嘿,真的賺到了,沒想到裕隆卻掉了防守籃板,於是又犯上一規,這一次璞園蔡文誠兩罰俱中,裕隆讓自己處於68:70落後的局面,然後在進攻時間剩下15秒左右的時間執行最後一擊。

裕隆利用犯規戰術,讓球隊處於落後兩分的情境和壓力是自己用犯規製造出來的,這合乎邏輯嗎?

就算裕隆最後一擊投進兩分,還是平手,賭三分,機率更低,所有的狀況都不利於裕隆「賭一把」。

如果是因為球員不小心犯規,把對手送上罰球線,那就將計就計,賭個一把拚逆轉,還算合理。但主動故意犯規,先送對手上罰球線,賭對手兩罰不中失手,或者兩罰中一,再去拚最後一擊得手逆轉的風險太高,我不認為這是聰明的決定。

萬一對手第一罰罰中,第二罰失手,裕隆防守籃板又掉了,再給對手一次進攻機會,那豈不更慘。

基本上,用犯規讓自己處於落後的不利局面和壓力,就不是一個合適的決定,這跟棒球場上故意四壞保送滿壘,拚雙殺的戰略運用完全不同。

這最後18.1秒的戰略運用,是我看過的比賽中最玄、最奇妙的決定,這沒有對錯或好壞,只是裡頭的學問讓我覺得太「莫測高深」。

這堂教練課真值得大家好好想想!